追忆逝水年华——怀念我在郑州大学的日子

追忆逝水年华——怀念我在郑州大学的日子

时间:2020-02-12 14:2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2008年, 经过了两次退学,四次艺考的我依然没有收到心仪高校的录取通知书。焦急的等待中,我得知了郑州大学软件技术学院报到人数不足,需要补录的消息。因为我分数不低,加之学费较高,我很有信心

地填报了志愿,果然不到三天,我就接到了郑州大学招生办的电话。就这样,我以26岁的高龄,439分超过专科一批分数线14分的成绩考入郑州大学软件技术学院 。这个学院在郑州大学北校区,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文化路97号,也就是2000年之前郑州大学没有三校合一之前的原化工部直属重点院校——郑州工业大学,更早的时候,它的名字叫做郑州工学院,现在也只有上岁数的人才知道了。

学校毕竟历史悠久,环境也不差,苏式风格的建筑群在郑州算一号!但是毕竟是老校区了,宿舍条件很差,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公共卫生间不算还不能洗澡,胜在便宜,住宿费一年才400块。我们宿舍是八人间,住七个人,我们这七个全部都是文科考生,也全都是补录的。问题是他们每个班都是补录了两个考生,我们班补录的那另一个考生可能是嫌学费贵,干脆没来报道。好嘛,单玩我一个人啊!

对于一个文科生,对于一个艺术类文科生,竟然还要学高等数学,这简直就是在虐待我而且我们还是补录,缺了好几节课。除了开头的两节课我勉强能够听得略懂,接下来的课程对于我来说只能用天书来形容。与其在什么拉格朗日定理里面云里雾里还不如去图书馆看书呢。回去以后我想看同宿舍的笔记,大家都彼此大眼瞪小眼,一幅“你找我,我找谁”的模样。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宿舍的这七个补录的文科生无一幸免,全都挂科了。

接下来让我头痛的还有素描课。围着一堆圆柱体,圆锥体,而且要命的是这素描课每个星期都有,而且时间特长,一画就是一下午!草,老子又不是美术生,老子要早会画这个,早去考中央美院了!教我们素描的老师,人长得挺好看。据说是天津美术学院毕业的,她的父亲更是一位在河南知名度很高的画家。可就是这样,由于她只是一名本科生,她却只是一名没有编制只拿课时费的临时工。因为我是补录的加上对画画实在是不感冒,都是在那里消极的磨洋工,消磨时间。有好几次都被发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本来我想着咱惹不起总躲的起吗?哪知道她教的课程贯穿我们整个的大学生活,什么photoshop啦,什么色彩构成了,什么这啦哪啦。 得罪了她每次她的课我都不敢逃,还好,以后的课程里好在这位老师大人有大量,没再和我计较什么。

最让我担心的还是体育课,从小到大我的体育课就没有及格过. 我可不想到时候因为体育课不及格,拿不到毕业证。说出来也太丢人了。陶老师刚刚从河南大学毕业,风华正茂,长得漂亮,为人也风趣。不知道她家里面有什么通天的关系,本科毕业就可以来到郑州这样的河南省内顶级高校当老师。我估计当时陶老师的年纪比我还小,每次课间都还会给我们聊一会儿天,十分亲切。能说会道的我当然哄得她很开心了。还算走运,最终给了我及格 作为工科院校,女生本来数量就少,质量就更差。想在大学里面发生点爱情故事是不可能了。我也只能把目标转向外校了。好在文化路是高校集中区,从郑大工学院一路向北,河南农业大学,河南政法管理干部学院,河南财经学院(上述两校已经合并组建河南财经政法大学),中原工学院广播影视学院(现正筹建中原文化艺术学院),郑州轻工业学院(现已更名郑州轻工业大学),华北水利水电学院(现已更名为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一字排开。我惊奇的发现,农大竟然女生比男生还要多,质量也不差。轻院更是美女云集。这时,我心里面真有些后悔了。与其两万元买个“211”的虚衔,而且还是个专科。还不如上个农大轻院,起码在女多男少的情况下,以我的口才,形象混个女朋友还不是手拿把攥?于是,逃高数课的时间除了去图书馆看书,还有不少花在了看妹子身上。

终于在满怀期望当中我迎来了大二学年,也是我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年。让我最高兴地是这一年开的影视艺术课,我的两年大学生涯就是等的是它。教我们影视艺术课的老师也姓李,五百年前我们是一家人。很遗憾的是,他也并不是郑州大学本校的老师,而是外聘河南电视台法制频道的。这位李老师很是厉害。他当时的岁数和我应该差不多,第一节课我们就聊得火热。从交谈中,我得知李老师的第一学历也不是很高,后来又上的北广的函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算是校友。一见如故的我们,无话不谈,成了一对好朋友。大二的课程基本都是以大作业的方式来完成考试的。这使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自从得知学校有摄像机的那一刻起,我就有了想用它拍一部作品的想法。不得不说,郑州大学这点做的有点不好,我们一年一万块钱的学费在当时不算便宜,可全学院就这么一台索尼牌摄像机。其他的就是那种一千多块的小DV了,还要七个人一组才能分到一台。真tm小气!我把我的想法跟李老师说了,李老师二话没说就马上同意了!但是由于他本人的身份,需要我向学校提出申请。我找到了主管我们教学的姬老师,说明了来意,可是姬老师那态度死活不同意,我只好让李老师给姬老师打了个电话,然后又是写申请书又是写保证书,最终才勉强放行。摸着那崭新的摄像机(我估计在我之前都没有学生没有用过),我的心里面甭提多高兴了!我在北广半年也没有用过摄像机啊!可是,有了机器这只是万里长征走了第一步,离真正的拍摄还有一段距离。首先需要由演员吧,至少也得男女两个人吧!(不要想歪,不是那种电影!)男演员我可以本人出演,那女演员去哪里找呢?遍地的工科女都忙着写代码,没有人理你!关于女演员的人选成了我最为头痛的问题。 于是我就开始了漫长的寻找女主角的工作。这个过程异常艰辛。 不得不说现在的女孩儿警惕性太高了。长得好看的身边也几乎都有男朋友看着。最后我只得求助于母校,在郑州大学南校区的音乐系找到一位美丽的女生并由此收获了一段意外的情缘。(这个故事我会另行发文,感兴趣的朋友请继续关注)。设备和演员都齐了,可是第一次掌镜的我毕竟信心严重不足。这时候,李老师再一次对我伸出了援手。他牺牲了两个双休日的下午,专程指导我拍摄了我的处女作,该片在学院一经公映,便好评如潮。我也因此一举成名,以后学院的历次重大活动,我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御用摄像。

大二下学期了,没有课了,我们这些两年制大专生面临着艰难的抉择:专升本还是选择找工作。说实话专升本要比高考本科容易得多。但是专升本我是绝对不考虑了,其原因有三:第一,我年龄太大了,那年我已经28岁了,再专升本的话我就30岁了,出来以后恐怕也没有单位再要我了。第二,我专升本只能升到计算机科学技术专业,无疑还得学习有关于数学的课程。我补考怎么及的格,我自己心里面有数。我即使考过了专升本,本科能不能顺利毕业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第三,当时的郑州大学,作为河南省唯一一所“211”工程重点建设大学,为了保障生源质量,已经不再招收专升本考生了。我没有必要花了两万元的高价学费,拿了一个河南最好的大学的专科毕业证,再去拿一个二本甚至三本的本科毕业证。至于找工作么。我们就尴尬了。本科生企业校招的时候,我们这些专科生还在上课。而且郑州大学的校招基本都在高新区的新校区,我们从文化路过去,来回一趟最少都要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所以就没去校招。那几个月,我开始试着去各个人才中心去找工作,但是因为学历低年龄大我屡屡碰壁。就在这时,我在图书馆看报纸的时候看到报纸上跟等着湖南卫视举办的“我要拍电影活动”。我便决定去拍几部作品参赛。就这样我沉醉在影像的世界里不可自拔,家教方面的事情也不少,就这样我忽略了找工作的事情。(广大同学一定不要向我学习,无论你是哪个层次,尽量参加校招,否则以后在社会上找工作会很难。)

折腾了几个月的时间,我连个入围的边都没有碰到。就在这时,我父母在家乡法院给我谋了个差事,催促我回去上班。

就这样,在一阵忙碌中,我匆匆结束了我这短暂而又难忘的大学时光。

怀念郑州大学,怀念郑州大学工学院,怀念郑州大学北校区,怀念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文化路97号,怀念我那已经逝去的青春岁月。